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2022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刘贵芳提出:建议“安乐死”合法化,让绝症患者有选择死亡的权利,让一些遭受绝症折磨的患者尽快了解痛苦。“安乐死”一直以来都是人们热议的话题。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全国人大代表刘贵芳

而引起这一社会热议话题的,还要从36年前的首具“安乐死”执行者——蒲连升公诉案件讲起。

1984年,一位叫夏素文的女性被确诊为肝硬化腹水。

在她的儿子王明成了解到母亲的情况后,立刻向厂里请了假赶回汉中老家,来到医院后的王明成看到母亲无力地躺在病床上,插着各种医疗器械肚子大的异常不由得心疼。孝顺的王明成当即就决定,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救治母亲,不管是天价的医疗费用还是生存的希望多渺茫,他都不会放弃。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可天意不尽人意,经过两年的漫长治疗,夏素文的病情却突然恶化。

病情恶化痛苦不堪,儿子跪求医生将母亲“安乐死”

1986年4月,夏素文从汉中市的地区医院转到了汉中市中心医院,在传染科住下并有蒲连升担任其主治医生。夏素文腹部肿胀频繁,下肢持续肿胀变形,大小便也已经不能自理并且时不时就会失去意识,那时的女儿王晓琳和王明成都明白,母亲的病已经到了靠不断进行腹部抽水、挂点滴插管维持生命的的地步了。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夏素文被一次次地推进抢救室扎针抽水,每一次抽都疼得几乎要了她的命,长期的卧床即便是王晓琳再悉心照顾还是躲不开褥疮缠身,冰冷的医疗器械和数不尽的药水成了维持夏素文生命的必需品。

6月27日,夏素文已经让肝硬化腹水折磨的脸颊消瘦,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光彩,她甚至连说话都觉得吃力。夏素文轻摆了摆手示意王明成凑到跟前,眼中噙着泪水,拖着沙哑的声音向王明成恳求道,自己真的不想遭罪了,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不如让自己痛快的死了,反正自己现在的状况也没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王明成看着母亲这般痛苦心里也十分难受,虽然他并不想失去母亲,也不想放弃任何希望,但母亲说的是不争的事实。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他找到母亲的主治医生蒲连升询问母亲的病情。蒲连升表示,现在夏素文的病情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了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只能靠抽水和药物维持生命。回到病房的王明成看着发生的一切不知如何是好,一边是母亲苦苦的恳求一边是孝心道德,自己真的很难做出决定。

在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过后,他选择了母亲的想法并决定想办法让她解脱,王明成再次找到了蒲连升问有没有办法让母亲没有那么痛苦的死去,蒲连升听到这些话大吃一惊并毅然决然的拒绝了王明成的请求,因为蒲连升知道王明成想要的“安乐死”在中国是没有立法的,如果贸然同意自己也将面临严重的法律责任,自己也坚决不做违法的事。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在王明成被拒绝之后,母亲还是一如既往地接受着治疗,虽然蒲连升知道夏素文的痛苦还是开了少量的安眠药剂来减缓她的痛苦,但在之后的日日夜夜里,王明成还是能听到母亲饱受病痛折磨的哀嚎,声音大的好几间病房都能听到。夏素文一次又一次求死,心软的王明成也去一次又一次的求医生,最后王明成竟然直接跪到地上求蒲连升行行好,让自己母亲安详地走。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蒲连升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心软了,夏素文的病情和状况自己也是心知肚明,让病人没有痛苦的离开人世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毕竟说的难听一些夏素文终究还是要面临死亡,与其靠着机器吊命不如让她不再饱受折磨。

之后的二人也开始商量“安乐死”的一些事项和免责声明,毕竟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蒲连升虽然是为了帮助患者但法律是无情的他并不想受到牵连。于是他开了一张100毫升复方冬眠灵的处方给了王明成,让他写上家属是自愿请求自己给患者“安乐死”而并非自己本意的免责声明,并要求王明成和王晓琳兄妹签字画押。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这一套流程下来“安乐死”便顺利可以执行了。

6月29日,带着这张处方王明成找到了护士拿了药便去找蒲连升,可蒲连升即便是知道是患者家属自愿“安乐死”自己也不敢亲自动手,毕竟这是犯法的事。他让王明成将药品交给护士,可谁知护士也将药品退了回来,毕竟“杀人”的事谁敢动手?

无可奈何的蒲连升最终找到了医院的实习医生,用他的医学生涯做威胁,要求他给夏素文注射复方冬眠灵。就这样,在蒲连升的注视下一针药水缓缓地推入夏素文体内,19个小时过后夏素文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安乐死”尚未合法,主治医生锒铛入狱

王明成在母亲去世后便举办了葬礼,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平稳地过去,却在短短三个月后,王明成和王晓琳的其他两个兄弟姐妹找上了医院的茬。

“你们医院把我母亲治死了,我要到法院告你们!”此话一出,完全和王明成、王晓琳两兄妹的意愿背道而驰。难道一家人会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安乐死吗?事实上,他们二人是知道的,只是想钻法律的空子狠狠地讹一笔钱而已。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1986年,9月20日,这场蒲连升“安乐死”公诉案便在人民法院开庭,在法庭的被告席上,站着王明成、王晓琳、和蒲连升三人。蒲连升一口否认自己治死人的罪责,他一身清白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而且“安乐死”完全出于患者家属自愿,也有当时的免责证明在手其兄妹二人的签字画押一个不落。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而旁边的王明成和王晓琳二人则无话可说,他们也阐述到“安乐死”是母亲请求,自己也不曾放弃。将自己亲兄弟送上法庭的事是多么的可笑,可另外两个兄弟姐妹怎么可能没想到这也可以和自家人挂钩,想撤诉已经不可能了,公诉案件是无法进行撤诉的,就算是再后悔也于事无补。

经过判决,王明成、王晓琳和蒲连升三人因故意剥夺公民生命权利获罪,蒲连升作为这件事的“始作俑者”被警方逮捕,在看守所中度过了492天的牢狱生活。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经过蒲连升5年不断地上诉,事件终于在1991年有了转机,

最终法院给出了王明成、王晓琳和蒲连升三人无罪的结果。

在6年没有人权自由的生活中,蒲连升想了很多,他后悔当时自己的一时心软,更后悔自己亲手开了“安乐死”的处方。这次的案件也算送了蒲连升的从医生涯,原本的院方将他开除,这件轰动全国的事件发生也没有医院敢任用他,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就是给自己100万自己也不会做这件事。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在患者已经没有任何治疗价值的情况下,自己帮助患者让他们远离痛苦还要换来如此结果,仅仅是在中国“安乐死”没有合法化吗?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中国为何不能“安乐死”争议众多

在外国,荷兰、比利时、美国等国家已经将“安乐死”合法化,中国人口居多,患病人数饱受折磨的人口也居多,为什么中国不将“安乐死”合法化呢?

对于“安乐死”合法化一直存在着巨大争议,影响中国“安乐死”合法化的因素很多,但可以大致分为道德伦理和社会伦理两个方面。

在道德伦理方面,有的人认为,“安乐死”似乎违背了“生命至上”的理念,人虽然病重但只要有一丝希望就不应该放弃,这是对生命的尊重。还有就是违背了医生“救死扶伤”的医德理念,医生应该尽最大力量将病人从死亡线上救回来,而不是将病人带入死亡的深渊。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在社会伦理方面,中国人们自古以来都遵循孝道,有的人认为将自己的父母进行“安乐死”可以算得上是大不孝,哪有人将自己的父母还在活着的时候“安乐死”的?另一方面,有些人认为,在面临绝症患者身上投入的大量医疗资源却还是走向死亡是一种“资源浪费”,但也不免会有心怀不轨的人以“节约资源”这一点将人的生命轻易剥夺。

此外还有其他不支持“安乐死”的原因,虽然患者自愿进行“安乐死”但是在说出自己愿意“安乐死”时的状态是否清醒,是否是真心想要“安乐死”的意愿都有待考证。“安乐死”在中国合法化的争议居多,所以中国尚不能将“安乐死”合法化。

中国首例“安乐死”,执行者失去自由6年,就算给100万也不会再干

近年来,不断有人大代表呼吁为“安乐死”立法,相信在日后的社会发展中,国家会对“安乐死”出台更多更全面的体系,可以让痛苦万分的绝症患者维护他们死亡的尊严。

作者:阿酒 校稿编辑:李子

搞事情!那些不能说的秘密都在这里   关注公众号:求知百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求知百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fxhjqr.com/504.html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